Coser无悔踏进二次元世界,借Cosplay释放自我破解人生迷惑

a21a.jpg

  热血的艺术系列之Cosplay

  采访:香港文汇报记者朱慧恩


  Cosplay,中文为「角色扮演」,常被视为次文化的一种,Cosplay的扮演者又称为Coser。Coser是游走在二次元与三次元的世界中,在镁光灯下,寻觅自我。可惜,并非每个人都理解活在三次元世界里的Coser的心态,不少人对Cosplay存有根深柢固的负面印象。认为班人扮鬼扮马不务正业,甚至认为他们搞到咁「骑呢」是否心理有问题?记者找到两位资深Coser听取他们的「身酸」、喜乐,他们视Cosplay为艺术展现的过程;有人透过Cosplay才可释放自己,改变了做人的态度,找到人生正确方向。Cosplay是属于青春激情诱发出来的艺术。

  通常cosplay的扮演者会出现在一些展览上或宣传活动上,以书展、动漫展最多,你看到他们会投以欣赏还是歧视眼光呢?可曾有机会聆听Coser他们诉说心声?需要独特的化妆技术、创意造型设计技术,Coser不易做。

  Olivie:Cosplay也是艺术

  成立于2001年的V-Project,可说是香港舞团始祖。最初只是一班志同道合的女孩子「柴娃娃」走在一起,到今天已受邀远赴墨西哥演出。现时V-Project约有二十位成员。Olivie任团长多年,她打趣说自己是「阿四」。V-Project的表演模式称为cover dance,指模仿二次元世界的人物,如游戏或动画里的角色,跳舞表演;或模仿三次元世界的人物,如韩国表演团体跳K-pop。玩得cover dance,Coser既要还原角色造型,更要跟足角色舞步。

  无休止的苦练跳舞

  Olivie自小爱打机和看漫画,常幻想化身成里面的角色。Olivie中学时开始当Coser,第一次扮演的是日本漫画《浪客剑心》的拔刀斋,是男性角色。后来,她认识了其他Coser,发现彼此皆喜欢日本女子组合「早安少女组」,于是便一起夹歌练舞。从未敢奢想有演出机会,今天,V-Project已名扬海外。成名栈道走得不易,她们没有接受专业舞蹈训练,靠的是无休止的苦练。

  Olivie忆述「身酸」史:「练到腰痛、背痛、脚痛,尤其是练完激烈的舞步后,腰和手都伸唔直。」完show后「射波」,是一班女孩的浪漫。练舞意味要牺牲私人时间。有了工作后,Olivie才发现要在工作和练舞间取得平衡不容易。「初时好辛苦,周末只想待在家。」有一刻,Olivie想过放弃。不过,幸好热诚打倒一切。「要做好一件事,就必须有付出,没有热诚,走不下去。」

  Coser的执着与认真

  Olivie很认真看待Cosplay,会把其视之为艺术创作及展现的过程。Olivie家中堆满演出服装,这几乎都是她一针一线绣出来。对Olivie来说,制作衣服犹如艺术创作。「我会当自己是艺术家,由拣布开始,到思考如何『演绎』这件衣服。毕竟在二次元世界里,有些角色的衣服不符合现实。」至于角色扮演则是艺术展现的过程。Olivie性格爽直硬朗,适合威风型格的角色。最近,Olivie正Cosplay漫画《我的英雄学院》里的角色。角色特质是英气又正气。她要努力揣摩角色的心理,扮演时表现其神髓。

  然而,旁人不一定欣赏。有人觉得她们卖弄性感,Olivie则要为此平反。「那是角色上的性感,而非刻意卖弄。」Olivie不会特意挑选性感的角色,而是根据性格挑选。Olivie说:「当每个角色都要花费很多金钱时,你会好用心挑选角色,考虑自己是否有信心handle得起。」

  Coser的喜乐得失

  当Coser多年,Olivie有失有得。「失去了时间和金钱。」她笑说。不过得远比失多。Olivie说,自己学懂了缝制衣服,强健了体魄,也赢得友谊,更重要是认识了一班「死忠」。「fans好关心我们,好warm。(我们)当他们是朋友,不开心时会聊天。」上年,她们在墨西哥演出时,当地fans写信送礼物,令她们很感动。

  Olivie投入了人生三分之一时间玩Cosplay,她无悔走这条路。「畀我投一百次胎都会去睇动画、打机。我想,若果喜爱这两样东西,都一定会有幻想,变成里面的角色。」

  阿肠:当Coser改变人生态度

  阿肠今年30岁,于公营机构从事IT工作,也正修读大学学位课程。然而,他有另一个身份--Coser。当了Coser九年,阿肠直言Cosplay改变了他的人生态度。

  2009年,阿肠在网上讨论区认识了一班「动漫发烧友」,彼此「啱嘴型」,便相约出席Cosplay活动,自此踏上「不归路」。当时,他和朋友到化妆品店「扫货」,最后「一颈血」走出来。如今,与阿肠谈起化妆心得,记者自愧不如。服装方面,当年淘宝未普及,要在内地订制,一套服饰花四五百元是闲事。那年,麦当劳的时薪仍未达二十元。当年阿肠已投身社会工作,每月悭少少钱作为兴趣的支出。

  多才多艺的Coser

  当了业余Coser两年后,阿肠不甘平凡。2011年,他「初踏台板」,参加了一年一度的香港动漫节比赛。首次出赛没有经验,一件衣服耗时两个月制作。往后阿肠连续五年都参赛。2014及2015年,他和拍档连续两年在比赛中夺魁。「当年拎奖好开心,投放咗好多心机落去。」忆起当年情景,阿肠记忆犹新。不过,掌声得来不易。以为Cosplay就是穿件衣服和化个妆?错了!当一个Coser,要多才多艺!

  每次比赛,阿肠和拍档便各司其职。阿肠擅长制作道具,他负责比赛的所有道具,拍档则负责制作音效。「他要整soundtrack,配声效,例如发出的刀剑声。」万事俱备后,阿肠需要与拍档手执道具对练、练习走位,还有试验布景板,以免比赛时机关失灵。动漫节完结后,阿肠会瘦2-3kg。Why so serious?只希望能发挥最佳状态。「行内人好惊一样嘢,就系人哋唔知你扮紧咩,听到会好唔开心。」作为一个Coser,必须有十八般武艺。阿肠说,他们要识化妆、整假发造型、制作道具、处理相片、剪片。「台上五分钟的演出,是台下两三个月的准备。」阿肠说。

  凭热诚走来

  道具制作是阿肠的「看家本领」。制作道具不同做劳作,过程复杂得多。「首先要找出道具的图样,然后计算比例,再考虑所需材料。每件武器的支架不一样,先要思考如何制作中间的核心部分,再思考制作各部分的接合位,材料要计算得十分准确。」阿肠说。

  自2010年起,阿肠开始制作道具,八年多以来,制作了一百多件道具。制作道具费神费力,但如何令自己坚持才是最大挑战。「放工回家很累,要有动力才做到。虽然是兴趣,但都挺辛苦。」不过,热诚凌驾一切。今天,阿肠已是「熟手技工」,一套道具个多两个星期起货。

  Cosplay改变自我

  玩了Cosplay九年,阿肠脱胎换骨。阿肠说,Cosplay令他学懂与人相处,找到人生方向,也改变自己性格。「以前放工返屋企净系识打机,连偈都唔会同人倾。玩Cosplay后个人active咗,处事圆滑了。」不过,社会上不少人对cosplay仍有偏见。「最初觉得你扮鬼扮马,有啲人对cosplay有误解。其实有人靠Cosplay才可释放自己,好enjoy每次event出来影吓相。」阿肠家人最初都对Cosplay不理解,但后来他在比赛中获奖,便获家人支持,在2015年,阿肠的妈妈也观赛。以往阿肠是个做事横冲直撞的人,但玩了Cosplay后,因要与队友合作,做事会三思而后行,学懂与人相处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 吾爱COSPLAY » Coser无悔踏进二次元世界,借Cosplay释放自我破解人生迷惑

赞 ()

相关推荐

评论